韩子言咕咕咕

yoooo这里韩子盐呸言,脑洞不大,喜欢乱想。
圈主APH/TR等,世界第一菊厨,是个咸鱼语cer,主皮菊/耀和青江。
不挑食基本什么都吃但主食极东,岛国,凸凹和一人乐。
本命极东耀菊,不逆的。
日常吹爆太太们自己啥也不会(。)比较萌欢脱齁甜前前后后上上下下蹦蹦跳跳的日常,他们怎么这么好啊。
人挺好说话的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一定大力指出!!
我们不填坑,不填坑。
幼儿园文笔+文风感人+短小慎fo

【米菊/点文】幼

*是咕了很久而且还扭曲了原本题目的点文orz

*凸凹组米菊向,短打1q+,非国设且沙雕,慎戳慎戳慎戳。



我是阿尔弗雷德,我现在很慌,怎么办,在线等,急。

对不起我好像忘了说慌啥。前不久我刚和男朋友同居,这还没过多久就出事了。不,不是什么吵架分手,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变小了。

好了,好了,你在想什么,我是说他整个人都变小了。声音变幼了,体格也和幼稚园小朋友差不多。我的老天,要不是他还拖拉着原来——呃,现在对他来说过大的衣服满地跑,我宁愿相信是别家的孩子跑错门了。

我一只手就能把他举起来,令人难以置信,虽说变小前他也不是很重。你能想象吗,平时拘谨腼腆彬彬有礼的日本人现在正抱着我的一只鞋满屋子乱跑。对,忘了说了,他叫本田菊。我的天,他可算是摔倒了…累死我了,为了追到他几乎耗尽了我一年的运动量,一会儿量量是不是瘦了。

等等,说跑题了。他现在在我怀里扑腾了,没想到菊变小了会这么活泼…操,他踢了我一脚。算了不气不气真不气,上帝住在我心里,不跟孩子过不去。我该怎么办,把他丢进浴缸还是洗衣机?先说好,我根本不会带孩子!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又跑了。地板倒是不脏,随他踩。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他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我试了用毛巾,用旧衣服,用小毯子把他裹起来,老天,没有一样合适。

说出来你爱信不信。一个小时过去了,我都觉得自己要生气的时候,他居然玩累了,自己乖乖的爬上床钻进被窝里睡着了。多好的孩子啊,居然懂得玩累了自己回屋睡觉,真懂事,太让我欣慰了。是的,现在我已经完全不把他当原来的本田菊看待了,这很奇怪。

好了,现在,夜已经深了,他开始哭闹,我也不得安宁。顺便我想收回几个小时前夸他懂事的屁话。我像个保姆一样搂着他,还得拍拍哄哄,为什么啊!为什么偏要我遭受这种操蛋的生活!

尽管如此,孩子还是得哄。我觉得自己脾气都快被他磨没了。

早上醒了之后他还熟睡着,我不愿吵醒他,给小家伙掖了掖被子就赶紧离开了卧室。客厅很乱,不仅仅因为美国人不擅长打理这些——至少之前有菊在,客厅永远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小东西把毛线球滚的满地都是,角落里还留有一些水迹,沙发上的衣服东一件西一件,凌乱的仿佛遭了贼。也好,看开点,阿尔弗雷德,至少小偷来了会以为这里被偷过而匆匆离去,我将挽回一些不必要的损失。天,多好的孩子啊,居然能为我考虑这么多!

真不是自我催眠,这孩子我是越看越顺眼。稚气的脸颊像个小包子,不粘人,自己折腾够了就去睡觉,完全不用任何催促。桌子上的饭也会乖乖吃完,吃什么都不挑剔。吃饭时,小瓷碗把他的整张小脸都挡在后面,简直是太可爱了。另外,他的性子还是和变小前差不太多。

日复一日,我每天都在期盼着某一周结束的那天早晨看到本田菊,真正的本田菊,他依旧像无事发生一样,在我身侧安心的睡着,一如既往的安静。

终于,我等到了这一天。经受了一个多月的痛苦煎熬后,我总算是在一个星期三见到了原本的菊。这和我预料中的不一样,一切都结束的这么措不及防。我几乎要喜极而泣。

望着在洗衣机前忙活的身影,我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安心,这是家的感觉。

——END——


我操四十三粉了吓得我赶紧跑来开个点文,直接评论就行谢谢支持噫呜呜噫。

老福特居然不能右划下一篇刷tag了太难受了。

【凸凹组/米菊/车】威.风.堂.堂

*非国设,r幺八,文风感人,欧欧吸到男默女泪,注意避雷。


*3500+,前几个链接全挂了,这次试试图。



【米菊】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凸凹组米菊向,非国设,注意避雷。

*好久没写他们了,这是今晚出去散步的脑洞,算是个小随笔。




阿尔弗雷德手里已经拿了三份传单了,均一色的游泳健身,而他只是为了瘦下来晚上出来绕着商场散步。他撇撇嘴,刚想扔掉这几份无用的传单就被马上被塞了第四份。凝眸望去,对方是个大学生模样的亚洲人,此时正不好意思的看了两眼阿尔弗雷德手里的一打传单。


“抱歉,您已经收了这么多了啊…”本田菊退后半步微微欠身。


“是呀,我已经在这绕了好几圈了!”见他如此礼貌,阿尔弗雷德心情好了些,轻快的说着。


本田菊眼睛一亮,很明显是抓住了他话中的某个字眼,他借题发挥,向他推销起了传单中的内容,“先生喜欢健身吗?我们这的健身房评价很高,游泳啊瑜伽啊都可以来我们这的!”


“这个我也不很清楚啊…就是出来散散步,锻炼锻炼啦。”他尽力推脱。


“您晚上的这个时间完全可以去健身的!还有高效的学习课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Oh…老天,”阿尔弗雷德摇摇头,“我没打算去游泳健身,真的就是出来随便走走…”


闻言,本田菊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材,若是放在日本他可真算壮的。他依旧打算穷追不舍的继续推销,发传单要脸干什么?能捞一个是一个。


“冒犯问一句,您多大了?”本田菊已经跟着他往前走了一大段距离。


“二十厘…啊,十八,”他顿了顿,“我是说十八岁。”


本田菊明显愣了愣,又忙不迭跟上他的脚步,“您就要上大学了吧?大学里要想找个女朋友可不容易,女孩子们都喜欢帅小伙。您别在意,我不是说您身材怎样!但无论如何,办个卡每晚运动一下,半小时也很管用啊。”


“喔…对,你说的对,但我手里并没有闲钱办…”


“免费体验一节课,先生。”


“……”


“签哪儿?”阿尔弗雷德扶额靠在一旁的栏杆上,自知说不过他。对方则是温笑着递上一份信息表,上面留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屈指可数。

怪不得他这么努力的纠缠。


他没接信息表,“我日语不好,你帮我写吧。嗯…阿尔弗雷德,电话是…”


“姓阿?”本田菊笔尖顿了顿,下意识问了一句,但很快就对自己的蠢问题哭笑不得了。


“不、不是,姓琼斯。”


“抱歉…琼斯先生。”他刷刷在纸上添了几个字,字迹如他本人一样清秀。
微凉的夜风抚过金色发丝,阿尔弗雷德把头发往后捋了捋,一缕头发却不听话的翘了起来。


“您是不是觉得我传销的很烦。”他突然这么问。


“呃…”阿尔弗雷德神情略显为难,“或许是吧…其实还好,如果被一个人纠缠上十分钟你也会是左右为难的感觉吧?”


“确实…”


“你知道了我的名字吧?作为交换,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菊,本田菊。”他把一侧头发别至耳后,合上笔帽,发出“咔哒”的悦耳声响。


“好名字。菊,打工辛苦了,嘿,不要自责啦,我很喜欢你哦!”临走前,阿尔弗雷德鼓励的说道,清澈的蓝眸中映了不少景色。


本田菊诧异的看着他,机械的抬起手挥了挥,心生一股暖意。这算什么啊…


还能算什么啊?他笑着,没再多想,目送那个充满活力的背影离开。


——END——

【凸凹组/米菊】寂梦

*凸凹组米菊向,非国设,注意避雷。

*幼儿园文笔,短打速成,这是我很久之前做过很多遍的梦,不算有趣,但是自己觉得意义非凡。





人啊,光是看到「噩」这个字就毛骨悚然。

它像无数张血盆大口,也像密密麻麻的眼睛,紧随着你,无法甩开。

——

本田菊苏醒的时候又是熟悉的场景,他躺在一个建在山边的公园里,公路旁有一片草地,说是草地,也不过曾经是罢了,如今它们都已泛黄,光秃秃的立在那里。

本田菊坐起身来,试图整理思绪。他可以确定,现在又是在梦里,而这个梦他已经做过很多遍了,烂大街的剧情和事件发生的顺序都已经了如指掌。怎么说呢,就像是拿了剧本的男主。

没有佩刀,大衣也是破破烂烂,几个烂草根委委屈屈的挂在头发上,他把它们从头发里一一清理出,才从地上站起来。

现在的时间还不用着急,四周的人们说说笑笑,很是自在,一会儿,山上的第三棵大树后面会冲出来一具干尸…或者说是丧尸比较好,他们只会一昧的破坏,同类、人类、植物、建筑物一个都不放过,全部毁掉。

……

对,就是这样。本田菊站在山坡上,静静的看着一切发生。他看着那对紧紧抱在一起的父子——他们马上会死。本田菊闭上眼睛,等待着孩子的惨叫声和血液喷溅出来。

突然间,一个身上挂着破烂的红衣服的丧尸突然脱离队伍轨道,朝本田菊冲来。他一下子愣住了。不…等等,之前的梦境都没有这样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本田菊就直直的站在那里,一时间做不出反应。他感到耳边被一个低沉又有些沙哑的男声吼了一句,接着手腕被强势的力量拉住。他跌跌撞撞的跟着那个青年跑着。

奔跑中,他看清了来人的相貌,那是梦境之外的,自己的恋人阿尔弗雷德。按理说,阿尔弗雷德不应该在这时出现的,之前的几次梦里,他们都是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偶遇的。本田菊转过头看着他的侧颜,依旧是朝气蓬勃的样子,就像那场飞来横祸前一样。

本田菊想着想着,眼眶似乎湿润了,但很快又被奔跑的风吹干。没用,废物。这是阿尔弗雷德走后他对自己最多的评价。

恍惚间,两人已经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阿尔弗雷德转过头来眉眼弯弯对他一笑,“你在梦里也不让hero省心呢,菊。”

像一瞬间的霹雳,打的本田菊不能动弹,他感觉背后发凉,泪水夺眶而出。这次、这次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真正的阿尔弗雷德就在这里,真实的他活在虚假的梦里。

换作之前的梦境,阿尔弗雷德这里转过头来不会笑,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而是在责备他“转眼就丢了,多大人了你”。每次听完这句话,阿尔弗雷德都会吻自己,然后就会醒来,看到不愿看到的一幕。

而现在,本田菊看着突然凑近自己的人,想往后退,身子却根本动弹不得…是梦啊,这倒也正常。可他不想让这个梦结束。本田菊看到对方如海般蔚蓝清澈的眼睛里的人在哭,阿尔弗雷德眼神略微黯淡了,他伸手温柔的抹去恋人的泪珠,随后张了张嘴,却不曾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做了几个口型,本田菊很轻易的就看出来了,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他们拥吻在一起,混杂着抽泣和喘息声,阿尔弗雷德的吻是不容反抗的温柔。在这样美好的画面里,两人却都是无助的。一切全都扩散在微风中。

——

本田菊缓缓的睁开眼,熟悉而又陌生的天花板映入眼帘,他坐起来环顾一圈,落地窗旁是堆了一地的烟头和空酒瓶,太刀孤零零的躺在一边。他把这些叫做思念。

朱唇轻启,颤抖着念出梦中所闻。

“我……”

我爱你。

——END——

【凸凹组/米菊】天真

*凸凹组米菊向,非国设,注意避雷。

*短打,幼儿园水平,没有意义,我们只是肥宅快乐糖的搬运工。

————

最近的阿尔弗雷德很喜欢看日本动漫,也学会了一句让本田菊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出了毛病的日语。

“あまい。”

“阿妹!”

“あ、ま、い,a ma yi。”

“阿美阿梅!”

沃日。本田菊真想一头埋在枕头底下装死,也想对阿尔弗雷德使出终极伏地土下座求求他闭上那张洋嘴,他发誓,这个美国佬要是再在自己面前不停的说这几个字,他一定把脑子快要炸了的自己变成本田棉被卷。

“菊?”阿尔弗雷德将手放在他面前晃了两下,“嘿,把你身后的杯子递给hero好吗?”

本田菊想都不想就伸手把杯子递给他,而面前的人却突然用力拽了一下他胳膊,本田菊不由自主的栽进阿尔弗雷德怀里。

罪魁祸首却得意的笑着在本田菊脸上使劲蹭了一下,随后懒洋洋的压着他向后倒去。阿尔弗雷德轻轻在他耳边呼着气,将声音故意压的低沉而有磁性,在本田菊耳边轰炸开。

“天真。”

本田菊捋了一把额前的碎发,默许着他的吻,眉头也渐渐舒展开。

今天的凸凹也是腻腻歪歪的。

【凸凹组/米菊】毕业留言册


*凸凹组校园人设,米菊向,法叔友情客串。

*这次也是一如既往的短小,就是糖啊特别齁。

*这里还是原来那袋废盐,文风没有文笔感人,想尝试温柔点的风格。



没有小说那般适宜的阳光,也没有漫画中的花瓣BGM哪也不去就围着两人转,这本来会是个和往常无异的宁静下午,却因为分别前的温情注定变的不同。

高考后的同学们自然是从地狱里走出来般的欣喜若狂,可这短暂的狂欢过后,面临的是和同学们的分别,他们都将各奔东西,打拼追求属于自己的那份梦想。

本田菊的毕业留言册上,赫然有一张外班同学强行塞给他的,比起毕业留言,它更像是一封直接的情书,主人的性格应该也和这些密密麻麻的方块文字一样外向开朗,不拘小节。




日本青年不解的看了一眼说是转交然后塞给他一张纸眨眼间跑没影的弗朗西斯,随后就被手里的纸张吸引去了,他轻轻靠在课桌上,细细的读着。

【毕业快乐!相信你应该能看到hero的话吧?——那当然毋庸置疑了。本田同学可能不是很了解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是六班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性别男爱好你。】

真会撩。本田菊边读边想,却没有意识到嘴角扬起的弧度。

【Hero观察本田同学有很久了哦!本田的一举一动都看在hero心上,我每天看你画画,听你弹琴,本以为这样看着你就很满足了,但你越是遥不可及,hero就越想接触你。】

原来是…暗恋吗?没想到这样的烂大街情节也会在现实中出现。本田菊将右侧碎发别到耳后,继续往下读。

【我知道你很喜欢熬夜,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称之为“修仙”。你喜欢动漫,喜欢二次元,也偶尔玩cos,画画很棒,低头做事情时习惯把右边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去,不自在时会捏衣角——非常可爱哦,hero喜欢你的每一个动作。】

本田菊刚要抓住衣角的手刚伸到一半又退了回来,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个姓琼斯的家伙会观察的如此细致入微,连他自己都已习惯且不以为然的小动作他都记得这么清楚。本田菊暗自夸奖这人的毅力。

【或许本田会觉得同性恋很恶心,但是我想说我并不是gay,我只是喜欢一个人,喜欢本田同学,而你正好是和hero是同一个性别。】

这一点他多虑了。本田菊身为资深宅腐战队成员并不厌恶同性恋这种行为,反而觉得是一种感情的寄托。但他在这之前从来没想过会有同性向他表白,会被这个自称英雄的大男孩恋慕。

【从三年前hero就开始注意你了,你是个很干净的男孩,单是外貌看起来就很柔和,身子单薄,很让人心疼呢,不会是没有好好吃饭吧?没关系哦!只要本田跟了hero以后就可以天天吃到美味的憨八嘎了!】

本田菊从不对自己的颜值自信,甚至觉得很女气,上次照镜子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了,对方提到外貌的第一印象,他倒要回去好好照镜子看看到底是有多受气会被这个美国小伙天天想着操。

【第一次和菊说话是在…让hero想想,是在那次篮球赛吧?小菊给队员们买水喝,说实话我接过水看到你对我露出和对待他们一样的笑容,心里还是不好受的,可也只能憋着,因为菊不知道,我怕会吓到你。】

本田菊轻笑出声,没想到还挺可爱啊,不知不觉也已经换了称呼了呢。

【但是现在不怕了,大家都走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人,hero的心意很简单,就是喜欢菊,想对菊好,如果菊愿意接受的话,回过头吧,我在等你。】

此时正半倚着桌子的黑发青年下意识的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正笑的帅气的阳光男孩的面孔,美国大男孩抱着一束精致的玫瑰看着他,本田菊感觉心都要化了,三年的等待,阿尔弗雷德是如何做到的,他的毅力,和他站在这里的勇气,本田菊真真切切是体会不到的。但是他觉得,既然明白了就应该做出合适的选择,三年来模模糊糊感受到的关心,此刻就要凝结在一起,汇聚到嘴边,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阿尔弗雷德依旧笑的灿烂,那让人不忍心拒绝的赤诚的恋慕之情一丝不漏的展示在他面前。本田菊下意识的别过眼神,看向自己的脚尖,同时,一个活力四射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本田菊心头猛然一震。

“小菊,和英雄谈恋爱一定不差。”

本田菊泪眼朦胧的抬起头随后扑进他结实的怀中,也不管什么别的了,这瞬间就好像是抛下了一切。阿尔弗雷德满意的回抱着这个平时性格内敛含蓄的东方人,让他主动可难了去了。

黑发少年感觉对方温暖的大手覆上自己的脸颊,额前碎发被撩起来,遂落下一吻,这一吻是似是长久的等待,又是默无声息的真诚告白,此时无声胜有声,风吹动窗帘,遮挡住倾注毕生感情拥吻的两人,玫瑰花瓣随着动作落了一地,衬着窗外的红霞,逐渐消散,都淡在柔情中。

————END————

第一次这么文艺把我自己都给吓一跳xx